【刀剑乱舞】认祖归宗(6)

婶婶终于凑齐一队人马能继续肝刀的时候,官爸爸就刚巧开了个活动,就是那个开满200个箱子给个千子村正的活动,婶带路的那个。可给婶婶开心坏了,研究了一下玩法就不亦乐乎的耍了起来,几乎把找回自家刀的事儿都给忘了。
这天婶婶翻着刀帐,认真的思索着自家宗三后面是谁来的本丸,视线在清光和小叔叔之间飘忽了一下,正想着如果是小叔叔自己还能撸撸狐狸,就听见室友约自己明天没课的时候去做美甲。婶婶一拍脑门,得了,八成就是清光了。
想了想清光跟着自己也挺久,等级也高,每次他带队推图从来不沟连刀装都舍不得掉,一直都是一队的也就偶尔放放远征,他这么爱自己,应该挺好认回来……吧?
婶婶摸摸头,应下了舍友的邀请,摇头晃脑的感叹真是...

请每个全职粉都点进来看看

是这样的,没毛病

景寒度枫_:

自勉。


我的不足我会努力。
做到自己能做的最好。


作为一个写点小文字的渣渣,嗯……如果你不喜欢,也就不喜欢吧。


反正热血冲劲我可能在一次次的伤害中早就没有了吧。


秦慈晓寺:



说得很好啊,评论里说原lo语气差的,太主观了谢谢。客观看这就是事实好吧。
全职就是上不了台面的网络小说怎么了?就没有什么文学价值怎么了?这是事实,无法反驳。但就因为这样你觉得它档次低吗?不觉得。我们还是很爱这部作品。
客观看事情好不好,ky扯七扯八的,你们太幼稚了。



星空妖姬的雪:...


【刀剑乱舞同人】认祖归宗(5)

(5)


天越来越暖,花也都开了,婶每次走在校园里看着那些粉成一片的花都觉得自己的少女心复苏了。

“哈啾!”婶婶揉了揉鼻子,嘟嘟囔囔的,“就是这花粉比较讨人嫌。”

这天下了课,室友推了推婶婶:“听说这两天有剧组借咱们学校拍戏,去围观围观?运气好还能当个群演露露脸呢。”

婶婶嫌弃的扒拉着室友拽着她的手:“我不,要去你自己去,我要吃饭。”说着背起书包就往食堂窜,开玩笑,去晚了就没她最爱吃的3菜了。室友没办法,到底这种事儿大家一起才比较好玩,还是跟着婶一起往食堂奔了。

学校的食堂前有一个下沉广场,周围种满了花树,开了春之后就成了学校最美的去处,婶婶看着前面乌央...

【刀剑乱舞】 认祖归宗(4)


(4)

“我回来啦……”婶婶打开家门,却没人回应,“呿,又不在家啊。”刚想给自家不靠谱的老爹打电话,就看见放在门厅的纸条:我去外地几天,自己照顾好自己。婶婶翻了个白眼,然后打开了手机开始点外卖。
吃完饭,婶婶闲的没事下楼遛弯,顺手扔个垃圾。溜达到小区的花园里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白的几乎发亮的大毛球乖巧的坐在运动器械区。
“嗳呀,好可爱的萨摩耶,”婶婶不自觉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萨摩耶歪着头看着她靠近,然后顺从的让婶婶摸头,“啊真乖,你的主人呢?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呀。”婶满脸被治愈的幸福表情,萨摩耶也十分热情的蹭着婶婶。
“哈哈哈,捡到东西了呀。”
婶婶听见声音,一边抬头一边说:“这是您家的……诶?”...

【刀剑乱舞】 认祖归宗 (3)

【3】

“我憎恨这轮明月,明月带来了周日的夜晚,又在黎明带走了它。”婶婶看着自己周一的课表欲哭无泪,“多希望这轮明月永远不要西沉啊QAQ……”

“有工夫背银魂台词不如早点睡。”舍友冷冷的把婶打回现实,“赶紧吧,我要自己去洗澡了。”

婶婶匆忙的起身收拾东西和舍友一起去洗澡,回宿舍的路上,婶婶一边抖搂头发一边和舍友聊天,不留神撞到了人。婶婶退了两步,低着头没好意思抬起来:“啊不好意思。”

“没事。”对面似乎是摇了摇头,墨绿色的发尾随着主人摇头的动作甩出优美的弧线……等等,墨绿?长发?婶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神经过敏了,战战兢兢的一抬头,就看见那人的金色眼眸似乎在黑夜中幽幽的发着光,还有另一边就...

下班路上抬头一看,觉得真不错,就抬手拍了一张o(´^`)o

【刀剑乱舞】 认祖归宗 (2)

【2】

婶婶过了足够梦幻的一周,终于回了家,躺在床上想想自己第二天还要给邻居家孩子辅导功课顺便当保姆做饭内心就一阵难过,好在那家孩子不是很熊自己还能制得住,不然没了刀们安慰的婶怕是要当场哭出声音。
第二天婶婶按掉吵闹的闹钟,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洗漱吃饭磨叽了快一个小时,最后花了三分钟趿拉着拖鞋敲响了对面的门。
“啊,姐姐你来啦,每周都要麻烦你辅导我学习真是不好意思……”对家的孩子一边弱弱的说着话一边打开了门,“啊,小虎,不能出去呀!”
话音未落,一只白色的毛球就窜到了婶婶的脚面上,婶婶顺手抱起来一看……有点眼熟啊?然后终于肯看一眼给她开门的孩子,说是孩子可她记得怎么也是个初中生了,个头都快跟她一边高...

【刀剑乱舞】 认祖归宗 (1)

【1】

“哎……”

婶婶一脸生无可恋的摊在宿舍桌子上,对着自己的电脑叹气。一旁的舍友满脸嫌弃,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的敲了敲瘫倒的婶婶:“我说,游戏而已嘛……我知道你特别喜欢他们你别瞪我,我是说游戏嘛,还是页游,出点问题也是很正常的吧,过段时间可能就好了。”

“哦……”婶婶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没见精神了多少,舍友一把把她抓起来:“行了行了,今天有个讲座,我都给你占好地儿了,你必须去。”

婶婶思索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本丸,又看了看自己同样空荡荡的讲座记录本,想了想学校蛋疼的规定,还是跟着室友一起去了。

路上,婶婶总算有些精神头的问起了讲座相关的事情:“诶,咱这次讲座啥主题呀,谁主讲啊?...

认祖归宗【楔子】

【这是一个非洲咸鱼婶,走街串巷、不辞辛劳,让自家熊刀们认祖归宗的故事】

【楔子】

3月x日  大风

 

我,一个就任一年了的审神者,虽说是一年,但是中途(因为某堵高墙)离职了半年可能都不止,在职期间也是一直摸鱼,比起同期的婶婶们进度差了很多,但我还是爱着家里的刀的。

最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终于咬牙回到了本丸。听到一周年的庆祝语音的时候,感觉自己眼泪都要掉下来,找到了连刚入坑的时候都没有的动力,正打算大展宏图,献出肝脏的时候,再次的感受到了来自于世界(也可能是官爸爸)的恶意【cry

网页它!突然的!就404 not found了!

一开始以为是我的岛...

《我终于成了别人的女人》——唱得比说得好听

【收拾好行李我要去哪里】

你拖着行李箱,一脸迷茫木讷的跟在几个人后面,忽然觉得原本熟悉的亲友,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城市,一瞬间是那么的陌生。

【只要跟着你可是梦一推就醒】

“这以后就是咱们的家了,喜欢吗?”“是呀是呀,以后啊就你们小两口住这儿啦。”“你小子,好好对人家姑娘!听见没!”……

【车外的风景有你的身影】

你坐在车上去试婚纱,忽然看见路边的店里有个熟悉的影子,你恨不得将脸贴在车窗上,只为了看清是不是他。

【多希望是你牵起我这身白衣裙】

对着店里的镜子,看着镜中美丽又陌生的自己,看着身后拥着你夸赞着你的美丽的男人,忽然就流下泪来。

【是我的婚礼对面不是你】

你拿着捧花,踩...

1 | 15